我的见证——申请出国之路


从05年底开始信主到现在,天父的慈爱和怜悯一直陪伴着我,引导我战胜各样的黑暗和恐惧,让我从失丧沉沦的状态中重新得到了喜乐而满有盼望的生命。特别是在我决定要去美国留学之后,神借着身边的人和事充充分分的向我显明祂的大能和恩典,让我无法不俯伏于祂的旨意之下。

一 第一次决定——统计or数学

时间重回到07年6月,当时我要做两个决定,一是要决定后两年的专业方向统计或者应用数学,二是要决定是否要出国留学。事实上两个问题是捆绑在一起的,如果我选择了应用数学方向,很可能我就不会出国了,因为毕竟数学博士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读下来的。如果我选择了统计学方向,我差不多也选择了要出国继续读书,毕竟国内近几年对于数据分析的作用并不重视(起码官方如此),另外就是国内外的统计研究水平差距的确不小。客观的讲,我并不厌倦学数学,但是我肯定无法做到学的得心应手,但因为我们级很多成绩很好的同学都选择了数学,虚荣心和不服输的性格让我想要挑战自己,并且当时一直认为我们院的统计学非常差。反观统计学,面对的问题很多都来源于生活,往往没有可以参考的方法,这更能激起我创造的兴趣。但是我内心的好胜心让我作决定的过程变得异常艰难,在询问了很多师长、学长之后,还是无法做出最终的决定。我不得不第一次将自己的前途认认真真的放在神的手里。坦白的说,当时我和神的关系并不算很亲近,也没有那么大的信心把自己的未来交托给神,但是当我不住的为了这样的事情祷告的时候,我的内心平安了很多,我的生活也再不用因为选择A或者B而纠结痛苦。我学会了放下,让自己的心安安静静的做出选择。随着deadline的到来,我越来越清晰的看到了我内心的虚荣,也越来越坚定只有在兴趣的引导下才能在学业上取得更大的成就。于是我很自然的选择了统计学,也同时选择了开始迈上艰苦的飞跃之路。

二 预备自己的心,预备自己的道路

07年6月份做了决定后,立刻报名参加当年10月的GRE考试,4个月时间准备机考和背单词,可以说是完全不够,但是借着神的恩典,我最终的成绩比我想象的要好。也是在我考完GRE之后,我找到了我现在所在的教会。在教会里我的生命开始大踏步的前进,与神也慢慢的建立起个人化的关系,真正开始了凭着信心寻求神的生活。08年3月,是我信仰生活的一个转折点,我经过了3周的午餐禁食祷告的预备,在教会接受了洗礼。那段时间感觉自己和神非常近,觉得自己就像是水一样透明、谦卑,似乎圣灵所结的每一种果子我都能体会的到,受洗的当天也像是一场婚礼,我将与耶稣基督建立的盟约在那天公之于众,可以说那是我信主之后属灵生命最曼妙的一段日子。蒙神祝福,接下来的一个学期对我而言是个大丰收的学期,在属灵生活上,教会开始系统的分享《罗马书》,让我在信仰根基上有所建造。在专业课和英语学习上,我在准备托福考试的同时还选了6门专业课,不仅托福取得了理想的成绩,也成功的完成了专业课的学习。当然我的付出也是加倍的。在大三的暑假我参加了一个生物统计的实习,期间还去北大上课,参加一个留学的培训,那段时间忙的不亦乐乎。这段时间支持我坚持走下来的原因是如果这是神带领的,是祂所喜悦的,那我就应该全力去做,不应懈怠;如果这不是神要我走的路,那我也会因为在专业方面的进步而感恩。

三 在委身中明白神的旨意

由于之前的努力,大四上学期我的学分已经修够了,所以我所有的经历都放在了申请和团契服侍上。团契原来的同工这学期都离开了,学生们不得不负起更大的责任。感谢神能让我在服侍的过程中更亲近神,也在这个过程中变得更谦卑。开始接手团契很多工作的时候充满了新鲜感和使命感,总想要改变很多看到的问题,当然那时候我表面的动力是荣耀神,但是隐藏在内心里的却是自己的骄傲。没过多久,我就发现自己疲惫不堪,而且不仅是我,几乎所有服侍的弟兄姊妹都感到了自己的干涸。原先带领人在的时候,我们差不多一直在领受,可是还在不断地抱怨,到了真的需要我们去领受神的异象和恩典,去付出爱和时间,去主动和弟兄姊妹建立关系的时候,神让我们认识到了自己的有限,更让我认识到了我不是在凭着圣灵的大能带领团契,而是凭着自己属血气的能力来带领团契。低效的核心小组讨论,弟兄姊妹源源不断的抱怨,和个别人的不合一,对团契的方向和牧养方式的探讨和争论,让我不止一次的像摩西一样向神祷告,求神将这些我不能承受的责任和重量移去。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明白了神说的“要废去智慧人的智慧”,曾经的我是多么爱标榜自己的责任感,可真的当责任来临的时候,我恨不得像先知以利亚一样躲在山洞里,实际上我也是这么做的。可是每次当我决定要退出服侍的时候,似乎都能听到神提醒我说现在还不是时候,于是我又极不情愿的爬出山洞。神借着主耶稣在十架上承受的各样的苦楚后,还不住的为迫害祂的人祷告的榜样,帮助我慢慢的释怀。我又重新在主爱的带领下回到弟兄姊妹的身边,重新承担起属于我的责任,开始慢慢变得谦卑,也重新开始接受从神而来的满溢的福杯。十一月份的时候,有一次特别好的机会和二十多个弟兄到市郊的一个深山里一起去退休。那时候山里寒气逼人,大部分人没有带太多的衣服,所以每天早早的就生上了火炕来取暖。感恩的是旅店老板一家也是弟兄姊妹,虽然外界环境有点艰苦,但是内心却很平安,很喜乐。这次退休之行也是特别蒙神祝福的,我们除了一起敬拜赞美神和学习神的话语外,还有很多彼此连接的时间,尤其是在最后一个晚上,我们有一起认罪祷告的时间,特别的被神祝福。差不多有两个多小时的时间,所有的弟兄在一间会议室内一起开声认罪悔改,时不时的也会有赞美。其间在场的大部分弟兄都为自己过往所犯的罪痛苦流涕,反思自己是何等的不义。后来一个带领人说这是他在中国服侍十多年来属灵的高潮,我不敢那么说,毕竟我的生命还年轻,但在被圣灵充满的时间里,我也清楚的看到了神对我的带领——走出去,承受更多的地土,再来服侍祂。这无疑是让我兴奋的,准备了那么久付出了那么多,如果还能蒙神的祝福,当然是最好的了。同时我也意识到了自己可能需要承担更大的责任,更多的委身,也可能在某个需要的时候要倾其所有的奉献全人全心。但若是主要使用我,我往哪里可以逃呢?愿那日到来的时候,我能为主舍弃。

退休归来,因为看到了神的带领,在申请的时候就更有信心,也更主动了,开始联系国内外的老师,也不住的为这样的事情来祷告。特别要感谢神的是在十二月份有一位国内的老师愿意推荐我去他在美国的一个朋友那里读书,接收方的老师在业内是一位大牛老师,不仅理论做的好,在业界也有非常好的口碑。在今年的经济危机的背景之下,这无疑是神为我打开的一扇门啊!那边的老师也非常愿意要我,但同时也告诉我他们今年的财政非常紧,他会尽全力,但是没有办法保证能给我找到奖学金。不过相比于我的那些踌躇迷惘的同学而言,我自己要安心多了。之后一直在为能去爱荷华大学祷告,希望神能在我看为不可能的事上显出自己的大能大力。

完成所有申请工作之后,回家休息调整了整整一个假期,这段时间没有去教会,和神的关系也挺远的,但是经历了非常劳碌和繁忙的一个学期后,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和家人待在一起,好好休息一下,这段时间也确实像猪一样的被养着,天天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不用担心团契的安排,不用担心留学的事情,不用担心找工作,养精蓄锐,为回学校做准备。等到结束假期,回来就参加了一个营会,营会期间接到了我实习老板的一个电话,说今年美国的经济情况非常不好,如果要出去的话,要做好自费的准备,当时特别的难过,因为假期也收到了那边老师的邮件说今年系里会非常困难。有一天早上起床后一个人向神祷告,求祂能在这件人无法控制的事上荣耀自己的名,也带领我明白祂的心意。那天多云,空气比较压抑,很像我当时的心情,我一直低着头走来走去的向神诉说自己的忧虑,当我向神承认自己的小信时,突然间我抬起了头,看到了云上的太阳,我似乎一下子明白了神的旨意,无论在人看来有多难,如果是神要成就的事,祂必成就。我感到神在对我说,这一切的忧虑无非像天上飘过的云一样,虽然有时会压得人喘不过气,但是阳光总会重新铺满大地的。那天早上之后突然就对申请结果充满了信心。可是当营会结束,重新回到校园的时候,一封封的拒信和来自同学和朋友的建议让我无法坐着等结果,开始了解找工作的一些情况,与此同时也在担心如果开始找工作的话,在团契的服侍可能也要停止了。正当我开始找工作的时候,我的第一个offer来了,是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 Davis的生统的项目,记得看到offer的时候是一个周一的早上,感觉就像做了一场梦一样。一夜之间所有找工作的材料都没用了,能收到offer当然是让人狂喜的一件事情,更重要的是我愿意投入我大部分的时间参与到团契的服侍中。那几天不断地感恩,心情也从之前的阴沉变得晴朗起来。可能在外人看来这段时间是特别被神祝福的,后面我会提到神借着这样一个offer如何提醒我去顺服祂的旨意。这里要补充一个细节,之前我在请求国内老师写推荐信的时候,那位老师让我做了一个承诺,就是如果我拿到了UIowa的offer,我就应该去那边,要不会让老师的信誉受损。当时真的觉得UCDavis的offer很棒,不舍得拒绝,于是我就写了一封邮件给UIowa那边的老师,问爱荷华那边会不会给我一个offer,如果经济上实在有困难的话,那就不勉强了,我去UCDavis就是了,这样至少不会食言。出乎我意料的是,UIowa那边的老师告诉我说他非常感谢我真诚的告诉了他一切,同时也告诉我我已经拿到了那边的半奖,并且可能是第一个拿到UIowa奖学金的学生。这封邮件让我非常意外,高兴之余也陷入了困难的选择之中。一个是气候好,学校和专业排名高,有师兄师姐在的UCD,另一个是导师牛,有诚意且善待学生,我也做过承诺的UIowa,我花了大概一周多时间了解和对比这两个学校的情况,气候、信仰状况、学科水平,但是我还是没有办法做出一个决定。但是在祷告的时候我似乎觉察到了我最终可能会去的是UIowa,直到我生日那天在教会里听到了长老讲诗篇61篇前,我都没有办法做出最终的决定。那天的讲道分享的是祷告的目的,长老提到了祷告的目的不是要去寻找一个A或B的答案,而是去亲近神,依靠神。他说其实无论选A还是选B都不是神所看重的,因为无论是北京,是上海还是西安,在神的眼中没有什么区别,神更看重的是我是否愿意顺服祂的旨意。长老还讲到说我们举棋不定有两种可能,一是我们掌握的信息量还不够,二是我们没有办法去明白明天会发生什么,但是神却知道,所以唯有依靠祂才能做最好的决定。我听着听着就哭了,好像突然之间我选择的结果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自己是不是愿意通过这样选择的机会来亲近神和求告祂所要在我身上所成就的事。那天从教会回来特别的轻松,因为无论是A还是B,是UCD还是UIowa,重要的不是在我眼中看为重的事,乃是神眼中看为重的事,我想到了之前我一直祷告的是哪所学校,我想到了我向老师承诺的是哪所学校,于是在收到UCD的offer两周之后的那个周一早晨,我决定接受UIowa的offer。当然又过了几天,一个师兄才提醒我又重新的看了下UCD的offer,发现里面有一部分学费并没有提及,同时奖学金也没有说清包括哪些部分,当我问小秘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加州外的学生的那部分学费还是要我自己来出的,除掉税和那部分学费之外,原来的$19000的奖学金只剩下了$9000,而UIowa的奖学金却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半奖,所有的学费基本免掉了,保险啊什么的也包括了,真的感叹神的大能啊,祂的意念高过我的意念,祂的道路高过我的道路!再回过头去看UCD的那个offer,我发现也不是白白的给我的,神想让我借着这个offer看清我自己所关注的是什么,到底是祂的属性还是祂的作为,当我拿到offer的时候我就愿意更多的服侍神,当我没有拿到的时候,我就想要远离神。在我看为大的,在神看来不过如一粟,在我看为重的,在神看来不过如鸿毛。神也让我看到我是多么容易被地上的产业所搅扰,让我明白祂应许之地和我信心所能承受之地差的是多么的大。神告诉我,如果现在没办法在这样的事情上单单寻求祂,舍得为祂放弃,如果我今后取得了更大的地土,更难放弃的荣誉的时候,我会更不愿意顺服,更加的远离祂。

主啊,求你怜悯我,感谢你借着各样的事情提醒我你的属性,也提醒我在各样的事情上存心顺服,在祷告时当先求你的过和你的义,祝福和恩惠便丰丰满满的加给我。孩子真的知道自己是小信的,是容易被世上各样的事情所羁绊的,求你的灵常与我同在,若是这样,我便可以刚强壮胆。你说,凡是脚掌所踏之地,你变赐给我,主啊,就求你赐给孩子信心,在各样的事上思想你十架的救恩,这样,我眼中所看重的便为小了。我愿意成为你永恒产业中的一颗棋子,我愿意顺服。感谢赞美主,祷告奉我主耶稣基督的名求,阿门!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天路历程.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