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明牧师:我们若是与基督同死,就信必与他同活(圣经 罗马书6:8)


今年的受难周以及复活节,对我们每一位守望教会的弟兄姊妹来讲,都是特别的。我们在这短暂的一段时间里,所经历的实在很多。我想在这里就我自己所经历的,在主里与大家分享。

1

﹡ 耶和华啊,求你记念我如茵陈和苦胆的困苦窘迫。我心想念这些,就在里面忧闷。 我想起这事,心里就有指望。我们不至消灭,是出于耶和华诸般的慈爱,是因他的怜悯不至断绝。……我心里说:“耶和华是我的份,因此,我要仰望他。”(耶哀3:19-22,24)

前天(受难节前一天)中午过后不久接到冠辉长老的电话,在电话里听到他说到国永名字后因悲伤痛哭而来的短暂停顿时,我开始都不知道对方到底是国永弟兄还是冠辉长老。当电话里确认国永弟兄的女儿乐义从高楼坠下的消息时,我不由自主地大声说:主啊,怜悯!拯救!没有一人听到这消息而不感到震惊和悲痛,我想这是人性所面对之痛苦的极限,想起国永和娟子他们被震碎、被撕裂、再无心灵的空处来承载不知何处不知何时涌出来的悲痛时,我知道人所有的语言都是苍白的,人所有的安慰都是无力的。
在警察的陪同下赶到垂杨柳医院时,小乐义已经被主接走,安静地躺在医院的床上。我们赶过去的弟兄姊妹围在她的床边久久地为她祷告。乐义就像通常一个成长中的孩童摔倒、受了点轻伤,而后反得到父母更多的爱而幸福地睡着一样——静静地睡在那里,她可爱的小手还是那样软软的,感觉真能够醒过来。我们为她祷告,在她的床边静静地期待着她醒过来。
但她真的走了,穿着她那漂亮的衣服。回到家后直到深夜,我也很难熟睡,感觉自己在半睡半醒之中,头脑里不自觉地想着下午所经历的事,后来就想到了两个场景:一个是受伤的小乐义在她爸爸妈妈的怀里安睡不醒,但在另一处好像看到了祂是在主耶稣的怀里;从高处坠下来的小乐义,竟然静静地躺在了乐园的草坪里(这时我仿佛也想到了“纳尼亚传奇”里的四个兄弟姐妹“不幸”掉到了神奇荣耀的另一世界),然后不久她醒来后稀奇那里的一切,这是哪里呀?在那里她也许会听到叔叔阿姨们在她家里常唱的“这是天父世界”。第二天早晨醒来,我就给国永夫妇发去了开头这段的经文。
“我当日所领受又传给你们的,第一,就是基督照圣经所说,为我们的罪死了,而且埋葬了,又照圣经所说,第三天复活了……我们若靠基督只在今生有指望,就算比众人更可怜。但基督已经从死里复活,成为睡了之人初熟的果子……所以,你们当用这些话彼此劝慰。(林前15:3-4,19-20;帖前4:18)”

2

﹡ 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并且我如今在肉身活着,是因信神的儿子而活,他是爱我,为我舍己。(加2:20)

昨天(受难节)原本也是大学同学团聚的日子。今年是清华大学百年校庆,清华校庆每年特别召聚毕业二十周年的那个年级,刚好百年校庆时我们年级荣幸被母校召上了,为此清华也为我们这1986级/1991届毕业生组织了廿周年纪念活动,这些活动就从昨天开始。入学时我们班一共有30位,毕业时29位(一位在大学五年级寒假时因煤气中毒而去世,没能返校)。毕业二十年,大家从未聚过一回,大家分散在天南海北、地球的各村落,实际聚起来不容易,而且也有像我这样一毕业就“隐姓埋名”工作在另一个世界里的人。这次班里同学非常积极活跃,开始联系并寻找“失散”多年的老同学。
这个月上旬,他们终于找到了我和恩泉牧师,大家千辛万苦找到的最后两个,就是班里做牧师的那两个,后来我也得知我们班里有不少信主的。找到我时不知道他们的心情有多兴奋(我也一样),他们已经知道了他们当年的金永奎同学就是今天的天明牧师。“材6班终于大团圆!我觉得首先咱们的恒心诚心感动了上帝,所以要感谢上帝的恩泽。其次感谢同学们感念旧日同学情谊,积极响应。最后大家人肉搜索本领确实强大,真有一种天涯若比邻的感觉。” “齐啦!!!!!!”“激动!!!!!!!!!!!!!!!!!!!!!!!!”“ 盼望着大团圆的22日晚!!!!!!”一同学(听说已经信主)也对联系我们大家的另一同学兴奋地说:“**,你这俗人在金牧师眼里就一迷途羔羊,属于被拯救对象,不用担心不理你。让我们热烈欢迎金天明牧师归队。永奎,你也发发言,大家为了找你可花了大力气。”负责联系的同学说,“这次活动每个同学都要捐钱,但是考虑到你和张戈〔恩泉〕是牧师,不同于我等凡人,所以同学们一致同意你们不用捐款。你们只要能来我们就非常非常高兴啦。”当我表示“很希望在大家里面有份”时,他回复说:“永奎,同学们是好意,也是对你献身教会的一种敬意,都商量好了,你就别推辞啦!”
有些同学在网上找到了颂扬(一姊妹)写的有关我的见证和《杏花》里我的采访稿,还有我们教会在雪中户外敬拜的视频,全部转发给班里所有的同学。还有同学说道:“这篇文章是我昨天找到的,作者叫谈妮。主角是一个我们非常熟悉的人,故事却是完全陌生的。我还联系上了作者和编辑,她们都在为主角能度过眼前的难关祈福,我当时还不太在意。今天仔细把文章从头到尾读了一遍,突然觉得非常感动。我自问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中洋雅俗都经历过不少,很难被一般的东西打动。可看到有人真的用一生一世全心全意地去做一件事,我真的很感动。我这里也衷心祝福他。”“很长时间没有被感动了。但是读了这篇文章,除了感动,还是感动。一个人有信仰是幸福的。”
全班要做廿年毕业纪念相册,除照片外每人都要写毕业二十年感言。我发去了晚交的那二十年毕业作业,题目为“二十年毕业感言”:
“自大学毕业至今,没有换过一次岗位(也从未考虑过换岗位),可以说是没有违背那从天上上帝来的呼召,传道、服侍教会到如今,感觉一口气跑了这二十年。93年结婚,结婚后不久就在家里开始了教会,现在仍在这间教会牧会。//我走过来的二十年路途,在很多人看来是一条窄路和布满荆棘的路,在这路途中我自己也经历了不少的艰难(我想你们也能够理解当下教会在中国的处境)。但上帝的恩典让我没觉得那么难,反而内心里常经历祂所赐的平安和喜乐;无论是在家庭中,还是在所服侍的教会中和弟兄姊妹身上,时常因看到上帝的拯救、安慰和医治生命的工作而感恩和满足。//以下是能够表达我二十年生命经历的圣经经文,很愿意与你们分享:“只是我先前以为与我有益的,我现在因基督都当作有损的。不但如此,我也将万事当作有损的,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神的灵方能成事。”“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耶稣基督)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现在我的家庭情况是这样:大学毕业后不久,就和你们熟知的大学期间谈恋爱的当时上中央民院的那位(李京花,现名恩平)结了婚,育有一儿一女(儿子金雅各,16岁;女儿金雅歌,14岁)。//人生成长最重要的5年,和你们一起度过,这是我的福分,也是我的感恩。//我想念你们——我的老同学!//想念你们和爱你们的 永奎//2011-4-9”
昨天我跟负责看守我家门的警察讲了这半个月前的约定,并提出能否在他们的“陪同”下去一趟老同学那里,与他们见面并照一张像回来,他们经请示,最终还是表示上面没有同意。这样我就“辜负”了同学们二十年后相会的这次期盼,而且作为牧师也“破坏”了二十年来的首次“大团圆”,为此深深感到亏欠,但更为遗憾和难过的是,恩泉牧师建议“24号是基督教的复活节,咱们可以到永奎那儿去观礼”,负责联系的同学也“觉得是个好主意”,作为牧师,直到今天我也无法发出邀请,请他们到我们教会来参加敬拜,并以老同学的情谊和主的爱招待他们。

3

﹡ 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呢?难道是患难吗?是困苦吗?是逼迫吗?是饥饿吗?是赤身露体吗?是危险吗?是刀剑吗?如经上所记:“我们为你的缘故终日被杀,人看我们如将宰的羊。”然而,靠着爱我们的主,在这一切的事上已经得胜有余了。因为我深信无论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权的,是有能的,是现在的事,是将来的事,是高处的,是低处的,是别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们与神的爱隔绝;这爱是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的。(罗8:35-39)

明天是复活节——记念耶稣基督复活的日子。诗班好几个月前开始排练了受难周、复活节的特别敬拜,但现在看来无法按原先的计划进行了。现在当面对的,还是那个问题:明天(主日)怎么办。明天已经是第三次户外敬拜了,第一次出去的人当中160多弟兄姊妹被带进派出所,第二次也有40多位被带进去,而且越来越多的弟兄姊妹已经被堵在家里不能出门了,原先还是周六晚开始,现在周五晚就已经开始行动了。看来他们也确实越来越有经验,而且办法似乎越来越简单:就是不让大家出来,那些“漏网之鱼”就带到派出所,笔录、询问了解情况,这样下周又可以堵他们家门了,也许继续这样下去最终可能就无人能到那里户外敬拜了。
明明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很难出到户外敬拜,教会为什么还坚持要出去?教会治委会也清楚看到那些走出去的弟兄姊妹所遭受的苦楚,为什么还要“硬着心”坚持原先的决定,连半步都不肯退?这样一味坚持的牧者,他们对羊群的爱到底在哪里呢?对此,我再次想说:这次一场属灵的争战,就是坚守耶稣基督是教会的主的争战。五十多年前教会所面对的那场是否参加“三自”的属灵争战,今天以“聚会场所”、“建堂”和“户外敬拜”等不同于过去的形式出现在我们中间,在我看来它们之间没有任何本质区别,它们所体现的正是政教关系的张力,从教会这方面来讲,就是要不要坚持耶稣基督是教会唯一元首这一真理和信仰。当时,他们面对政府来的政治压力,加上只要参加“三自就可以继续像原先那样不被干扰地在教堂敬拜和事奉的利诱,不同的教会和传道人、弟兄姊妹做出了不同的选择,其结果我们都知道,至今我们(其实中国教会都是)还仍活在当年他们所做抉择的影响之下。当年,面对“三自”运动,不少传道人和弟兄姊妹勇敢站出来明确表态拒绝并坚决不从,我们也不断讲述他们因坚持信仰而不作出妥协的感人见证,这种不管付出多少代价在真理和信仰上决不妥协,也成为了家庭教会的属灵精神。那时候,他们的抉择所面临的,和今天类似:“不能为着自己的信仰不顾父母妻儿和他人,‘这太自私了!’”但五十年过后的今天,每当我们听到那些老一辈的见证或别人分享他们的见证时,常引用以下经文来彼此鼓励:“人到我这里来,若不爱我胜过爱自己的父母、妻子、儿女、弟兄、姐妹和自己的性命,就不能作我的门徒;凡不背着自己十字架跟从我的,也不能作我的门徒。”(路14:26-27)我也发现在信仰前辈们的追思礼拜中最多被引用的经文便是:“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约12:24)是的,好牧人当为羊舍命,但是因主的缘故,而不是为了“保护羊”而舍了主;而且主的托付不是叫牧者跟着羊走,而是“引导”(来13:17)并“牧养我的羊!”(约21:16)
而且我想再次说,户外敬拜的“户外”它不是一种达到目的的手段,而是一个态度:面对着我们荣耀的主和面对政权的一种态度,我相信这种态度本身就是对独一真神和教会唯一元首的一种敬拜,而且在这个特别时期,比任何的诗歌和讲道都更为宝贵的蒙神喜悦的敬拜。尽管你不以户外为手段,但如果在我们内心里的某个角落不自觉有一个期盼,希望“户外”能够带给我们所要的,今天就当除去这意念,单单地靠着主侍立在那里——今天这个时代神让我们当站的那地方——并且坚持不懈。
“我又何必再说呢?”(来11:32)“我们原不是传自己,乃是传基督耶稣为主,并且自己因耶稣作你们的仆人。那吩咐光从黑暗里照出来的神,已经照在我们心里,叫我们得知神荣耀的光显在耶稣基督的面上。”(林后4:5-6)——祂是荣耀的王!教会唯一的元首!面对这对我们教会来讲特别的一个复活节,巴不得我们都能够把我们自己和属我们的一切,带到主的祭坛上,归入基督的死,因此好与基督一同经历他复活的大能,如圣经所说:“我们有这宝贝放在瓦器里,要显明这莫大的能力,是出于神,不是出于我们。我们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遭逼迫,却不被丢弃;打倒了,却不至死亡。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使耶稣的生也显明在我们身上。因为我们这活着的人,是常为耶稣被交于死地,使耶稣的生在我们这必死的身上显明出来。”(林后4:7-11)
最后,我想用09年李天恩老牧师到我们中间来特别作见证的那天晚上,见证结束后诗班在主面前所献上的那首“不足介意”来结束今天的分享。

与基督一起受苦,
为基督一起奔波,
崎岖窄路,死荫幽谷,
都与基督一起走过,
都与基督一起走过。

不足介意,不足介意,
若比起我们得享的荣耀,
我们所受的苦,
真的不算什么,真的不算什么。

与基督一起被人嘲笑,
与基督一起忍受痛楚
疼痛恐惧,忧伤愁苦,
都与基督一起经历,
都与基督一起经历。

不足介意,不足介意,
若比起我们得享的荣耀,
我们所受的苦,
真的不算什么,真的不算什么。

天明
2011-4-23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天路历程.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