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姐妹:48小时(转自维正之声)


48小时

周五晚20:00-22:00

自从看过让子弹飞看过,每次吃火锅会想起那句话:吃着火锅,还唱着歌,突然就被麻匪劫了…

周五下班因为一周的忙碌也表达我们对同屋的歉意(时不时会有弟兄姊妹来家里住一下),我们商量好在家里做火锅吃。刚收拾停当,正在一起感恩的时候,门外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我打开们,“李艳霞”,上周看守我们的police出现在了门口;这是在我们预料之中的,但没想到的是如此之早。

我开门说:正在吃饭,要不您过来坐会。

police张说:你们先吃,我在楼下等你们。

此刻,周五晚20:00

弟兄和同屋打趣,“呵呵,我们是吃着火锅,聊着天,突然就被片警了…”

对于突入其来的事情,我的心还是有那么一小会的不安稳。感恩的是,police张人还比较和气,我们相处还算是融洽,一直在进行着比较平和的“渗透与反渗透”,我们讲福音,人家讲现实;我们讲法律,人家讲一党专政;我们讲问题的实质,人家说我们违法;呵呵,这么久以来,我们几乎是在打太极,看谁耐力好。

周五晚21:00

一阵急促的门铃声,所长董和police张带着另外两个小兵上来了,客厅太小,无法容纳,所长董让小兵在外等着;弟兄第一次和董所长没有打过交道,不知道这人的脾性;我呢,已经跟他派出所交涉过几个小时了,深知那人的老道与世故;也断定是说不过他,毕竟人家在教会里“慕道”了一年多(老故事属于花园路派出所管,用他的话说,我和J都谈过),教会的福音期刊、圣诞节的晚会都“参加”了;我们就植入正题,“你们明天去不去”;弟兄说:“等候教会的通知”;

大家都是明白人,董所长说“我知道了,那我告诉你们,户外敬拜是非法的,从今天晚上开始你们不能出门”,弟兄说:“那我明天要去单位参加”。

董所长说:“我请示”。

答案当然是很清楚,我穿上衣服下楼,我一直不到最后不死心,我想police张表达我的愿望,“明天早上我要出去,我要去颐和园转悠,弟兄要去上班,请你给我请示这事”。

人家说:“对,你有什么愿望,可以向我表达,我尽力;要不然的话,我以为你们没有需求呢”。

“恩”,我明天,我们再一次地谈论福音,讨论我们送他的那本圣经。

22:00,楼道里坐着两个陌生人,我出去了,说实话,我们家那楼道实在太狭窄了,只容许一个人过去,因此,一个人做台阶上,另一个人坐在小马扎上;我看着他们,站在他们中间,得知他们是保安公司的;我问他们你们知道你们所管的是什么事情吗,他们说不清楚;我说那我给你们讲讲吧,你们家有信基督教的吗,我们信的是为我们定在十字架上的主耶稣基督,信他就可以不下地狱;你们所接手的这个事情是这个样子的…

最近一段时间,我不断地向别人来解释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比如找我一起吃饭的大姐和那小女孩,她们真的很好奇为什么会有这事,我为什么要不吃饭祷告。

回到正题,我们讲完了,小保安说你们没有犯法啊,后来的一个还说,我走了,不再这里了,人家也没有犯法,回去大不了被开了。

听到这句话我们夫妻很受安慰;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一开始不那么明白我们为什么要户外,更不太清楚这件事情会产生多大的影响;而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渐渐地看见上帝的带领和恩典,那就是因为我们的坚持,让更多人的良知被触动;让更多地人开始觉得法律是为老百姓定制的。也在这个过程当中,让我们看到上帝就是真理、道路和生命;我们能够信他,是因他的怜悯永不断绝;不是我们爱他,而是他使用了我们,愿意将他的圣洁和真理透过我们传扬出去。

阿爸父啊,求你怜悯我们,赐给我们面对和坚持下去的勇气…

周六早8:00

出门早饭;所长开车带我们,车上我们再一次地讨论起为什么户外的事情;呵呵,程序里面的死循环估计就是这个样子的,我们都在坚持自己的真理,他们坚持听从上级的指示,我们坚持我们的信仰,呵呵,所长就是不一样,愿意讨论这些事。

周六16:30

我想下楼遛达下,就带了本圣经和杏花准备到楼下读一会,刚开门police张就叫住了我,聊了一会;翻了翻杏花的卷首页,“婚姻是一种盟约,啥意思李艳霞”,“哦,就是婚姻是一种血约,不是一般的合同,两个人商议就可以解除,婚姻是除非死亡才能解除的…”“哦,这得让我老婆学习一下”(房子是他老婆的),“哦,呵呵,你也可以学习一下哦”。

我们就杏花里面的一些东西讨论了一下,然后就开始谈论到值班的事情,期间旁边还坐着一个不愿意透漏姓名的男士,问“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坚持,胳膊是抗不过大腿的”,中间police张说,如果没有你们这事,我就可以陪孩子了,看我到现在还回不去。他们也表示他们不愿意知道自己做的是什么事,是否违法,他们只想有工作,听dang的话

当时也有些冲动,我说:这是你们的工作,是你们和你们领导的事情,不是我的事情;所以,即便被离职,也和我没有任何关系,这是我们每个人的选择,一如我现在的选择的后果,被看守一样。我的信仰就是要把真理带到这个时代;被离职不算什么,我也因为不愿意做违法的事情在单位里被打入冷宫,这就是我的信仰…

我离开他们到了夕阳普照的地方,我一直很喜欢夕阳的绚丽,它比朝阳更动人之处就是在一阵绚丽之后它将带来夜晚的宁静以及第二天的黎明;因此,它里面蕴藏着一种确切的盼望,那就是第二天的日光从高天临到我们;但此刻,我的内心既凄凉又坚决,以致于我迫不及待地要来到上帝面前和他说说我的感觉,一如在外面受了委屈的孩子要转进妈妈的怀抱;我也第一次更坚定地要坚持户外,户外的坚持就是一种敬拜,我虽被那一种黑暗的气势压得透不过起来,但很快,上帝的平安就会进入到我的内心之中,使我重归平静。

因他从死里复活,如今坐在高天上掌管着天地万有,我所遇见的只是他早在圣经里提醒过我们的,“我将这些事告诉你们,叫你们在我里面有平安;你们在这世上虽有苦难,但你可放心,我已经胜过了这个世界”。

周六17:40

上楼之际,我想到了姊妹H,姊妹H表面上很坚强,但却有一颗脆弱的心,上周日的被抓之后的谈话对她造成的干扰不少,以致于她一再地问我“你依旧觉得户外敬拜是上帝的带领吗?我们是不是也应该以旁观者的姿态来替他们想一想”,电话里我们简单地聊了聊当天的状况,当然也重复她的问题,我很坚定很坦诚地告诉她说:我们在户外敬拜之前没有考虑得那么清楚,但现在我们清楚这是上帝的带领,哪怕有一天没有一个人能够到那个地方,但我们依旧相信那是上帝的带领,我也依然相信治理委员会的决定,一如09年第二次敬拜之后我们退到室内一样。我更看到这个时代需要真理,虽说依法治国,但各人却不去明白自己做的事情是否合法或者单单为了那份工作而违背自己的良知去做事情;这个年代没有人在去想良知,这是个太奢侈的事情;因此我坚信上帝的光要透过我们去刺痛一些人的眼睛和心…”。

回到家里,我开始做饭,脑海里一直在掂量“良知”和“真理”,以致于我不知道哪些菜放盐了哪些没放…彷佛之间,我开始意识到这样的一种事实,那就是我们目前的状态已经影响了我们的家庭和工作生活,但问题在于我们是否愿意为着我们信仰的缘故去把这些摆上,隔着门缝看到蜷缩在一团的丈夫,“我的心有点痛,建堂的时候我们愿以为奉献点金钱就是跟随主了,冰雪中敬拜时我们以为风雨无阻就是敬拜了,而此刻,我们才开始懵懂地知道敬拜那就是摆上自己,“来跟随我吧”,我似乎站在了加利利海边,看到了彼得与安德烈的欢喜,“他们就立刻舍了网,跟从了他” 。

主啊,愿你给我这样的感动,让我能够像门徒那样,撇下所有跟随你,不计较我们的时间,我们的家庭和工作,愿我们能够真正的跟随你,做主你所喜悦的门徒。父啊,求你的圣灵充满我们,使我们能够借着此事将你的福音传给每一个看守我们的人;赐给我们温柔和智慧,传讲你那大好的信息;愿你怜悯我们。阿门

晚22:00,写下以上文字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天路历程.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