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姐妹的“见证”帖子催促我(转)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231e4240100u4a3.html
我不知道是不是合適轉載,不過大家一同來禱告吧。

看了一位姐妹“见证”帖子催促我,应该马上为弟兄姐妹说话,并驳斥那些以“真理”定罪的“神学教师”们。(初稿)

有些人口口声声所谓的“真理”,不过是半吊子的理性主义(或某一种法哲学)在教会里的借尸还魂而已。我们可以探讨教会决定是否“有问题”,但请哪个同工认为“出去”就不合圣经的,请回答我,亚伯拉罕献以撒“合理”吗?他才是我们信仰的典范!(Father of faith)
重温一句名言:“因为荒谬我才信”!
我们对圣经无论是熟悉还是研究,比法利赛人差远了,但他们的判断对了吗?如果有人更多阅读拉比文献就知道,使徒们和他们理解圣经的“方法”差异在哪里?这是犹太-基督教最重要的分界线之一!什么叫“经验不能大过圣经”?这种启蒙运动(现代主义)的真理观还当作真理教导人!请改革宗同道,有点“归正精神”(继续探索归正)吧!保罗的神学正是从他的经验出发,这个经验除去了“帕子”,开启了解释旧约的钥匙(Kim)。新约的本质就是见证!做使徒的条件不是“文士”,而是有“经验”(见过耶稣)!只是你的经验通常没有这么大而已。有时候,属灵经验大到一个地步,你那可怜的神学知识根本领会不了?明白吗?
听啊,上帝要败坏“智慧人的智慧”!
貌似加尔文主义者,请问加尔文解经神学里最高的原则是什么(包括奥古斯丁,虽然他的方法比加尔文差很远,但类似)?不要道听途说!我也曾经接触过职位不小的官员,很友善的一起谈论基督教,他对基督教研究的深广让我惊讶,从哲学的普遍性原则来讲,他的方法甚至比我更“科学”,他比基督徒更对了吗?在你看来,他为什么不对?

圣经本身的原则:我们的信仰是一个奥秘,能不能理解是基于“信”,而信心的产生作为上帝恩典的内在运作,圣经着墨很少。故我们“因信而知”,并在限度内,“信心寻求理解”。但有的理解得了,有的理解不了。如果有人定意事事“验证”,只能是一种狂妄和愚蠢的徒劳。挑战的不是牧者,而是上帝的道!既然同工宣称领受的是“异象”,那么,请问在实现前可以“证明”它的真实吗?有一个固定的“现象”可以作为评估吗?如果不能验证你就放弃吗?看起来你相信的不是奥秘的上帝,而是“理性”或者说上帝就是理性实体。信则随,不信则退!
“公开化”、“建堂”是教会几年前一致通过的教会发展方向,我还没有到北大读书前(2004),就有这个“异象”,那一年进入守望服侍则是一种澄明与深化。但我不记得有谁比我更反对教会的运作“方式”。常常在同工会扮演“刺猬”的角色,我一度很内疚,觉得亏欠同工们,因为我们除了要有理,还有更高的伦理约束。因此,我甚至提议退出同工会,但长老们不肯(长老为证)。我反对,只是从一般性的圣经原则(神学传统)和个人教会经验出发,力证哪一样更好,但我知道那不是“不变的原则”。这是很相对的东西,深一点讲顶多也是“认识论”问题。如果是“异象”有问题(不合“真理”),你们那时睡着了吗?但现在有人把这当成一个“教义”了,而且处处以真理化身的姿态,叫那个悔改叫这个悔改。先教导自己吧。主里说诚实话,一些北京同工是我近二十年在教会见到圣经基础最烂的,理解也是最杂的(专业逻辑渗透很严重,当然这是难免,不过需要“自知”),还有就是最自信的。我的意思不是我更好,只是看到一个事实。主里彼此提醒。
今天北京有多少基督徒徒喜欢在咖啡馆里谈谈朋霍费尔、卢云(Nouwen)还有伟大的“文化使命”, 以及不忘嘲讽一下现在的政府。但有谁像前面两位先生愿意辞去自己的“教授”待遇,去和受难者一起,去服侍那些“不配”受你服侍的人。我们岂不是认为要伸张正义,为受害者发出声音吗?德国教会没有为犹太人说话,不是你们的谈资吗?不是严肃的历史教训吗?但历史给人的教训就是人不接受历史的教训!当我们的弟兄姐妹如此受到“关照”,你们支持的声音在哪里?我记得有人私下批评过政府打击“轮子”,为什么是守望就不愿意,是因为守望“不理智”、“神学不对”、“不符合神的旨意”,而外教人倒相反了??是不是你们认为只有在绝对无辜的情况下,声援才是正义的?那你这辈子都不需要说话。虚伪至极!这个世界充满悖论,通常只有坚强人才敢承认自己的懦弱。我常常听见基督徒知识分子批评没有信仰的中国知识分子,如何缺乏社会责任。看起来,即使信了主,劣根性也是很难根除,但愿不是陪伴一生!
最后,我提议,反对的人为守望教会禁食祷告,你认为他们的决定是错误的,又不听你的“真理”, 想想,我们这么多的肢体往火坑里跳,你的祷告一定会更恳切,禁食更长…如果过去祷告很少,那么就从这件事开始操练。要相信,祷告是大有功效的,如果你是义人!

注:欢迎拍砖,但我不想看到闲杂人等的胡言乱语,发言之前最好慎思,如果自己不知道,就请教高人。当然,你一定要坚持,我也只好忍。不是禁止,我也没法禁止,只是主里的劝勉。
我上次看过延松弟兄的发言,我感受到他一如既往的美好、恳切的属灵心意。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天路历程.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