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讀挺感恩的


首先,我要說,我不反對政府。其次,這些是真事。再次,再不努力的工作,服侍神,對不起神賜下的平安。最後,中國是個言論自由的國家,只是我對自由的定義和他們有點不太一樣。

我的五一流水账(完整版)(轉載)

若干年前,前女友预定了一套游戏送给我。在等待光盘送到的日子,我在网上查了所有的攻略,一一存下来。
她就笑,说你这么玩游戏还有什么意思嘛。我说,这你就不懂了,玩游戏看攻略,就好比求职时要搜集公司信息,天经地义。有攻略在握,才是我玩游戏,否则就成游戏玩我了。

2011年5月1日,凌晨两三点在纷乱的梦中醒来,想到几个小时之后,我将被关进派出所至少24小时,之后可能被房东打电话要求搬家,可能会被老板约谈恳求别给公司找麻烦……就睡不踏实了——按说我已经准备够周全了啊,也算计过,最坏的后果也不是不能承受的,那怎么还不踏实呢?
干脆拿出手机来上buzz,入眼看到雅歌妈妈转贴的一篇《48小时的奇异恩典》。是一位姊妹记述她在里面是怎样应对形形色色的劝说、诱导和威胁的。雅歌妈妈点评道:“可以作为问答的一个范本。感谢主给我们有这样的恩典,也感谢主给我们有警醒并温柔的心。”
感谢主!我知道我的准备中少了什么了。这篇文章就是主给我看的!

感谢前三周弟兄姊妹们的经验之谈,我按攻略做的准备如下:
1、钱包中只留下现金和身份证。其他东西尤其是名片全部放下。——但身份证最好带着,因为就算不带,他们问起来我也得说身份证号。
2、不能说地址,不能说公司。——这两条和调查无关,我有权拒绝回答。说的话可能早放出来,但后患无穷。
3、昨晚新买的sim卡,把现在用的sim卡留家里。新号码只用一天,放出来之后就换掉。——因为他们可以很容易根据手机定位,据说在几年前就能精确到哪个楼的第几层。
4、手机设置为锁机后需密码才能使用。——有些不自觉的警察会抢去手机,翻里面的信息。
5、牛肉干、巧克力、奥利奥等高能量食品。水杯。——有些派出所不给饭吃。
6、睡袋。——这个必备。我有抓绒睡袋和零度睡袋,都带上。抓绒睡袋可以当枕头。
7、圣经和书。——我带的kindle,里面有几十本电子书,消磨时间足够了。

当然,更重要的准备是前任女友(现任老婆)的支持,组长的理解,弟兄姊妹的鼓励。最后再加上神给我看的《48小时的奇异恩典》,提醒我要准备好“警醒并温柔的心”,那么万事俱备啦。

呼呼睡去。

5月1日早8点半,我和妻子来到中关村广场。先像前几周一样,绕着广场平台转了一大圈。依旧到处是警察和便衣。
但这周没有拉警戒线。(上周就没拉,但上周我不在北京。第一周和第二周都在所有入口拉着警戒线。)
因为我和组长的约定是:如果这次有警戒线,那么我仍不上去,和以往两三周一样,到旁边一家餐厅和小组弟兄姊妹们碰面,然后到家里去敬拜。如果没有警戒线,我会上去那个平台,然后和其他上去的弟兄姊妹一同被他们带走。我会劝妻子和小组弟兄姊妹们一起在那家餐厅碰面并去家里敬拜。

所以,我和妻子拥抱,分开。

刚上那个平台,没走几步,就被几个守候的警察叫住。
——你过来。干嘛的?
——来主日敬拜的。
——守望的?
——守望的。
——过来过来,坐这儿。
……
然后呼叫他们的同伴,说这边又逮住一个。

过来两个便衣,领我到停在下面的大巴车上。
唔,坐在最前面的居然是雅歌妈妈,抱着雅歌。
……

先都拉到海淀派出所。进去就要求都关手机。我想先发个短信给妻子。两个人来抢我的手机。
然后把我们一一领走,问询。

两个警察问我。
先是瘦警察问,姓名,身份证。我乖乖地主动拿出身份证来。
——住哪?
——这个不能说。
——就是问一下你住哪,没事!
——您理解一下,住址真不能说。之前我们弟兄姊妹说了的,都被房东赶出来了。当时也跟他们说不会有什么麻烦……
——其实你不说我们全能查出来,就看你一个态度!不配合是吧?
——真不能说^_^
瘦警察起身出去了。矮警察继续问我。
——工作单位?
——这个也不能说,之前说了的,都被公司领导谈话了,解雇了……
——你就这个态度啊?是不是电话也不肯说?!
——这个可以!
——家里电话?
——没有,现在谁还用固定电话啊。
——手机号?
——我没记住……

我解释了半天,最后还是让他们看着我打开手机,然后告诉他我的号码。

这时候瘦警察回来了,拿一张纸给我看:
——是这个地址吗?
——是。
他轻蔑地笑了一下。

根据我的地址,我被分流到中关村派出所。

——————————

在之前,我对自己最担心的就是血气旺盛。一直也为此祷告。
实际上,还是有没忍住的时候……我在个别警察面前没有做到柔和谦卑。

我和关水弟兄、红雨姊妹一起转到中关村派出所。进门下楼梯,关押室在地下。
两个警察看管我们,其中一个胖一点,他恶声恶气说,手机关机,放桌上。不让用手机,给你用也没信号。

所以我们不能跟外面联系。在后面的24小时中,只知道我妻子或关水妻子送了饭来,不知道外面一直有不只一两位在陪我们。

没一会儿,把我们一一叫去,做第一次笔录。

问我的,是一位刑警。他略有点不耐烦的口气,说“根本没兴趣了解你们的事”。
仍是姓名、身份证号。仍是问到住址的时候我不说,然后解释“之前说过的人都被片警和居委会给房东施加压力,赶出去了”。问到工作单位也不说,然后解释“之前说过的人,单位领导都被约谈,或者开除,或者施加压力。”
他没有坚持。继续问我什么来的北京,妻子是谁,我何时受洗,在守望有什么职位没有,怎么到守望来的,今天聚会的时间地点是谁通知的,组长是谁。我一一如实回答。
然后他说要向我宣读一些文件,“如果你听清楚说就说听清楚了。”
第一份,是对守望教会的定性,没有说这个东西的来源。文中满是类似“未登记”,“非法组织”,“金永奎故意隐瞒真相,煽动信众”……然后问我,听明白了吗?
我答,“听清楚了”。
第二份,对宪法和宗教管理条例相关条款的宣读。意思是中国有宗教自由,但你们的行为违法,不受宗教自由的保护。“听清楚了”。
第三份,对游行示威法相关条款的宣读。多少天以上,多少天以下什么的。“听清楚了”。
第四份,对刑法相关条款的宣读。什么罪,什么罪之类的。“听清楚了。”
他的眼睛都懒得看我,念完之后把我的回答噼里啪啦敲进电脑。

然后问,“那你以后会怎么做,离开守望,还是不参加户外了?”
我斟酌了一下字句,回答说:“在不违背《圣经》和《宪法》的前提下,我听牧师的。”

他白了我一眼,一边敲进去一边说:“《圣经》还在《宪法》前面,你移民得了,你在中国呆着干嘛啊。”
我微笑。

他居然没有要求我写保证书!——我本来以为进来最大的难关就在写保证上呢!
他把笔录打印出来给我看,同时说“你爱签不签,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看了一遍,指出一处不符的地方,他改了再打印一遍。我都签字了。

回到看管室。我们三人一起按主日敬拜单完成了今天的崇拜。然后一起开声祷告。

开声祷告的时候(当然是小声的了),看管的警察呵斥我们干什么。红雨姊妹笑着解释说是祷告,不是密谋什么。他们就没再阻拦。

看管的两位,胖点的是警察,年纪大一点的是协警。红雨姊妹主动跟他们聊天,解释基督徒是怎么回事,还送给那位警察一本小圣经。他把那本圣经留在桌上,一直没碰。我觉得他们也有些好奇,这帮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基督教到底是什么东西。

那位协警快六十了,和我父亲差不多大。下午无事,我跟他聊了很多。
聊房子。聊父母与孩子的金钱观念。聊孩子。聊计划生育。聊国外的生活。聊人生的意义。聊信仰。
他们说到当官的腐败,把中国的钱都卷走了,把自己家人都办了移民,云云。说起这些,他俩比我还愤世嫉俗!
胖一点的警察说他偶尔回去拜佛。他说“有个信仰挺好的,中国人现在就是没信仰。不过你们自己信就完了呗,别掺乎这些。”
我说了家庭教会为什么不肯加入三自。有关部门怎么一次一次给房东施加压力。签了合同付了全款买了房却不能拿到钥匙。刚租的地方马上就被单方面毁约。
“我们不能停止聚会,不能停止敬拜神,这是经上要求的。没其他办法了才到户外的。而且我们去也就是唱唱赞美诗,牧师讲解经文,跟政治一丁点关系都没有。”
他们不说话。
“这是第四周。前面三周已经有两百人次被关进来了。好多人堵在家里。前面进来的很多人,说了地址的,他们给房东施加压力,要求搬家;说了单位的,他们给领导施加压力,要求不能再来,不然开除。”
胖一点的警察一脸惊讶:“真的?”
“真的”
“极个别的吧?”
我问关水:“大概多少弟兄姊妹被迫搬家了?”
关水说,从论坛上看,至少二三十人吧。
他们沉默。
然后问我,你们自己怎么也是说什么的都有吧?遇到这些事,肯定有说警察不好的。
我说,你要是能上我们内网就好了。你们恐怕不会信:我们在为逼迫我们的人祷告。我们的主,耶稣基督,被判死刑,他钉在十字架上,临死为杀害他的人祷告,说:“主啊,饶恕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知道。”

胖一点的警察看着老一点的协管说,切,他们什么不知道。

几乎一下午就我们两个被看守的,两个看守的(红雨姊妹后来被另外派出所的人接走了)。
晚上五六点中扔进来两拨打群架的。过一会儿后,一个家伙问我和关水弟兄:“你们是干嘛的?怎么在这跟在家一样啊?”

真是,我和关水的物品摊在五把椅子上:背包、水杯、零食、圣经、食品垃圾袋……我们去厕所、接水、扔垃圾都不用请示。
老一点的协警还对我说:那个角落有时候有一点信号,你试试能不能打电话。不行就用座机,先拨0。
我说座机还是算了。
他说,你怕他们监听啊。
我说不怕监听,但他们知道了我老婆的号码很麻烦。

到晚上七八点,终于又有警察来找我们。先叫去关水弟兄。四五十分钟后才回来。
然后是我。
——就是这次,我没有做到柔和谦卑。我骂人了。

开始,那个警察摆出一副要聊聊的姿势。苦口婆心要教育我。我耐心听着。
他说现在社会太乱,人们不信任政府,其实往往还是政府是对的。你知道不知道前一阵子出了个事,一个上访的,回去被车撞了……
我说药家鑫?他说不是,是个上访的,撞了之后人们都说有阴谋,网上说什么的都有……
我说,哦,是乐清的钱云会案。
他说那我记不清了,反正开头谁也不信政府说的,最后从他手表上找到一段视频,证明还是政府说得对。
我说,这个案子我还多少了解一点,刚好我们教会的一位律师就在跟这个案子,他后来发现第一目击证人被警方殴打和关押了十几天。他还把这些事实往公安部汇报了三回,但一直……(这些我是凭记忆说的,细节上或有不准之处)
他非常不耐烦地打断我,说,你说这事,放在十年前,我可能信,放在现在,不可能了。你别跟我扯这个……

又过来一个警察。他的警号36215。
36215说,你的地址。(他们不是能查到么,为什么还老问?)
我说,我能问你们个问题吗?
你问。
这一点我一直想不通啊——如果我们犯法了,那依法审判我,三年,十年,枪毙,我都认。可为什么过24小时把人放出来,然后找居委会,让居委会给房东压力,把人赶出来。为什么用这样下三滥的法子呢?
36215说,你有本事让房东站在你这边啊。
36215说,你移民到国外去啊,你要在中国就得听政府的。

我出来了。总共没花十分钟。
眼中有泪水,心中梗着怒气。我走来走去,走来走去,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我拿起圣经来,边走边开声读经,翻到的是诗篇,反复读。
两位看管的警察在旁边,什么都没说。

一小时后,36215又跑过来,问我单位。
我不客气的回应:我说了单位,你好去找领导把我开掉是吧?
36215说,有种你让领导和你一起,跟政府对着干。

……
差不多在同一时候,我妻子正在楼上跟所长谈话。
妻子后来跟我描述说,当时她在外面一边看书一边等我,所长过来问她能不能聊聊。

到了所长办公室,她先称赞中关村派出所,前两天贴出了一个“凡客诚品体”的告示,宣传防备电信骗子,你们很潮啊。所长开心。
所长问住在哪里。
“啊,赵周没跟你们说啊?我们住在一起啊。”
所长问电话。
“你们就打赵周电话就行了。找到他肯定能找到我。”
所长问工作单位。
“呀,我们不是聊天吗,这不是审讯我吧?”
所长让她劝劝老公,好好工作,多多顾家。
“您不知道,我们是基督徒,圣经里面有说,做妻子要顺服丈夫。”
所长问那要是丈夫说的错的呢?
“错的也得听,丈夫是头嘛。”
所长说那要是丈夫找小三呢。
“基督徒不能这么干。真是这样了,就要为他祷告。”
所长说基督徒还有这么一说啊。
“是啊,不如你让你老婆信基督吧”

感谢主,赐给这样智勇双全的孩子他妈。

……
夜深了。没法睡。
椅子是候车室常见的那种,虽然可以躺,但硌得难受。

看管我们的胖一点的警察,小声对我说,今晚过夜的估计就你们俩,等那几个打群架的走了,我把空调打开,会好过点。
愿主纪念他。

最终打群架的没走,11点多又进来三个打架的,还有一个发色情小广告的大学生。所以也没开成空调。
我把睡袋拆开,铺在身下,稍微好一点。
睡不着就拿手机看小说。把《1Q84》第二本看完了。
凌晨一点多才睡着。四点钟醒了一个多小时。六点后再没睡。

两位看管我们的,他们也没好多少,一人上半夜,一人下半夜。我想,再过几个小时我就离开了,可他们还要一天一天呆下去。

早上收到两拨早饭。我和关水吃不完,送给另外四位蹲通宵的。

一上午耗过去。(我们不知道,外面有六七人一直在陪伴我们。)
10点半,我催问了一句是不是过24小时了。一个警察对我们说快了,等一下会有人来。

还好,11点的时候,来的是居委会负责人,不是国保。
这位警察和居委会负责人合起来又开导了一番。
我把给房东施加压力、给单位施加压力的事情又说了一遍。

结束了。出门,刚到楼梯,又被叫住。是副所长。训话20分钟。
我把给房东施加压力、给单位施加压力的事情又说了一遍。——我就是要用这件显而易见不合法不合理的事情来质问他们每个人的良心。
副所长拍拍我的肩膀说:“只要你们不违法,就不会有事。”

终于出门,和一直在外面陪伴我们的弟兄姊妹拥抱在一起。

下午去看望了天明牧师、孙毅长老、袁灵传道、晓峰牧师。门口都有两到三位警察在看守。他们被软禁在家已经超过二十天了。
同样被软禁在家超过二十天的还有冠辉长老和刘官长老。

你不要以给我们的主作见证为耻,也不要以我这为主被囚的为耻;总要按神的能力,与我为福音同受苦难。……你要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持定永生。你为此被召,也在许多见证人面前,已经作了那美好的见证。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我的心情.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則回應給 讀讀挺感恩的

  1. Ann 說:

    想到他們就覺得,我一定要去聚會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