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香港


最近無論在香港的網站還是國內的微博上,很廣泛討論的一個問題是國民教育,或者是“洗腦”的問題。在這裡發表一些個人的看法,只是想從一個大陸人的角度來思考這件事情,無意冒犯,如有不足之處,請指出。其實,如果不是因為女朋友是香港人,我想我大概也不會閑到花時間來寫這篇blog。

首先,我十分欽佩那些上街的香港人的勇氣,可以爲了自己的孩子付上很大的代價,特別是那些藝人和老師們,這樣很可能會導致他們的演藝生涯和工作受到影響。他們是我非常欽佩的人,因為同樣的條件下,我可能做不到。我也感謝香港人,讓大陸人看到了他們團結在一起所展示出來的力量。雖然這種力量我們在二十多年前也展示過,但無奈在時間和歷史條件都不成熟的情況下,我們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不僅是生命,還包括人心,從勇敢變到怯懦,從充滿理想變到市儈。然而在這件事看上去以雙方都能接受的結局收場之後,我還是想寫下來自己的認識和思考——以一個大陸人的身份。

我在看整件事情的時候,問了自己幾個問題,香港人到底反對的是什麽,或者說,那麼多人到底爲了什麽上街?如果是一些媒體的煽動,很難想像那麼多的藝人也能勇敢的站出來,將自己的未來和其他港人緊緊地綁在了一起。我能想到的,可能有以下這些:

1. 大家看到的那樣,反對中央政府的“洗腦”。

2. 反對中央政府行政的方式,擔心這種獨裁會影響到香港的自由。

3. 近些年來大陸文化,意識形態的入侵,對香港資源的搶奪,體現在如孕婦床位,雙非身份,某些店家爲了大陸人做出歧視香港人的營銷策略等等具體問題上。他們爲了保護自己的生存空間,而做出的鬥爭。

4. 國際化多元文化的衝擊,讓港人引以為豪的將中國傳統文化和西方現代文明完美結合的香港文化的喪失,讓港人感覺生活的每個方面都在發生不可逆轉,但是又很難適應的變化。

5. 無法認同自己是“中國人”。

對於大部份上街的人而言,他們可能上街的原因可能不僅是其中的一個或兩個,甚至他們自己都不知道是為了什麼,只是覺得現在的生活變得越來越無助,越來越和自己想像中的香港不一樣,然後,這一切都應該是由政府來負責的,所以就借著這樣的一個導火索上街了。我之所以把他們分開來列,是因為我覺得不同的方面都有不同的解決辦法,而現在的上街遊行,只能把這些矛盾暫時遮蓋起來,但是要從根本上解決問題,讓今後類似的情況少發生,還是需要大家坐下來,心平氣和的想想,究竟現在的世界,現在的香港怎麼了,到底這些事因為誰造成的,你們應該如何去面對。

我想回答這些問題,要依託一個大的環境作為基礎,無視這個大環境,我們可能都很難完全的理解造成這些現象或者感受的原因——那就是香港在過去的十幾年裡,發展與變化並沒有特別大,至少,相對於大陸而言,變化不那麼大。在我小的時候,意識形態裡的東西告訴我香港,美國,英國等都是很發達的國家,那裡的人都很有錢,至少相對于當年的大陸,這是一個無可爭辯的事實。而同樣的,我想香港人在回歸之初,看大陸也覺得是鄉巴佬的感覺,我甚至覺得香港人現在也是這麼看大陸人的。記得我兩年前去香港的時候,在一個博物館內,有旗袍的展覽,當時覺得非常漂亮,就拿出相機來拍,然後有一個人衝了過來,開始用廣東話沖我喊,看我沒聽明白,又換做是普通話讓我不要照相,然後我就收起了相機,可是明顯看到她那種鄙視的眼神,當然還有轉過身去用廣東話對我的嘲諷。那一天我的心情都非常的差,我在美國也沒有感覺的這種被歧視的感覺。從那之後我對香港的印象真的大打折扣。無非就是因為沒有看見入口處牌子上寫的請勿照相,就要面對語言與文化的歧視,實在是讓我難以理解。舉這個例子,我是想說,隨著大陸經濟非常迅猛的發展,現在很多人並不像十幾年前那樣將外國人或者是香港人看的好像很尊貴,很高尚,很不可侵犯,他們和我們一樣——都是普通人。但是香港人看大陸的觀念,發生轉變了嗎?是把他們看成是同胞,還是一些次等公民呢?這是一個問題,不同的香港人,可能都會有不同的答案吧。

回到之前的那五個問題。如果香港人反對的是洗腦,我舉雙手贊成,因為我也是這麼一直在不願被洗又不得不被洗的環境下長大的。我在反問一個問題,如果這本書,不是通過課堂教學,而是放在書店出售,僅僅是作為對大陸的政治經濟文化等各方面的宣傳材料出現,香港人會有什麼樣的回應,他們也會上街嗎?我始終覺得,作為一個以公民身份成長起來的港人,對於個方便的洗腦早應已經打好了很多的預防針,早應學會了用思考的方式鑒別真偽,作為在被洗腦的環境中長大的大陸人尚且部份或全盤的否認被洗腦的內容,難道香港作為一個自由港,香港人作為自由人會缺少這方面的訊息或者甄別黑白的技巧?這種洗腦,我想反而更能幫助香港人明白哪些是符合實情的,哪些是假意的宣傳,從而更堅定自己的世界觀和價值觀。

在文化與意識形態方面,顯然,經過了一百多年的歷史,香港人的文化和大陸人的文化(注:不是中國文化)已經有了很大的隔閡,消除這種隔閡,需要彼此的接納,瞭解和真誠的溝通,而不單是一方的強勢入侵與另一方的頑強抵抗。這,不僅需要香港,更需要大陸來做出回應,如何尊重香港人的習俗與文化,少發生那種“不會講普通話的都是狗”這類的笑話。同時,在旅行,讀書,購物的時候,更要學會尊重香港人和香港文化,而不是將大陸富人在大陸的那種飛揚跋扈,我有錢我就是大爺的風格淋漓盡致的帶到香港的大街小巷。然而,可悲的是,很多大陸客到現在都意思不到這個問題,為此,為感到深深的愧疚。也像香港人道歉,因為我們確實不懂得尊重和愛周圍的人。至於香港方面,政府需要制定切實可操作的政策來保護香港人的權益,要儘量避免讓香港人覺得自己的領地,自己的家園被入侵了的感覺,但這真的很難,特別是在現在香港的經濟制度下。香港以旅遊,教育,金融和國際貿易為經濟的支柱,非常難以改變對於大陸經濟的依賴。因此,這種文化的入侵我覺得是完全不可避免的,除非香港獨立并尋求到新的經濟動力,否則,政府唯一能做的就是讓港人這種危機感不那麼迫切,但要讓這種文化侵蝕消失,幾乎不可能。從歷史上看,入侵中國的民族的文化最終都被中華文化所吞沒,很難想像現在大陸文化入侵,香港人能以怎樣的方式來逆轉。這也是我無法想到解決方案的一個問題。如有好的見解,請賜教。

關於擔心政府職能的變化,對於這一點,我能說的不多,因為我也不瞭解香港在英國治下的時候是怎樣的治理模式。但是我完全能理解香港人因為擔心港府會變的像官僚的大陸政府那樣而產生的擔心。為此而上街,我支持,因為政府也需要人來監督,讓他們知道誰才是這個國家,這片土地的主人。但同時,我覺得很多時候,把所有的責任完全的怪罪到政府或者大陸人的頭上,也并不公平。改變應該是彼此督促,彼此協商,更應該是建立在雙方信任的基礎上的。對於責任的逃避與推脫,這原本就是我們罪性中的一部份,早在亞當夏娃悖逆的時候,就已經出現了。因此,我覺得港人需要學會去承擔,學會去幫助政府一起成長,而不僅僅是把一切的責任都推給政府,遊行可能只是這些幫助的第一步,甚至是最容易做出的一步。無論是政府將洗腦強加給港人,還是港人將反對強加給政府,都是政治上強勢的一方對對方的虐待,都很難走的長遠。如何用更為現代的方式將自己的意見與他人的意見融合,做出彼此都能接受的妥協,是現代政治的美麗之處,當然也是大陸人和大陸政府非常缺乏的一種能力,在這一點上,香港完全可以去實踐,並且為我們做出表率。

國際化和多文化向來就是香港引以為驕傲的地方,我覺得他們為此上街的可能性不大,果真為此的話,我想怪罪的也不該是“洗腦”,而是這個瞬息萬變的世界。如何在這麼快節奏的變化中尋找到自己的新定位,香港人需要思索。

至於最後一點,關於對中國人的認同感。我只能說我尊重香港人的選擇,如果覺得自己很難認同“一國”,那獨立也許是對大家都好的選擇。

這個問題經過這麼一分析,其實複雜性遠超過了之前想像的。其實在大陸的網上,左右兩派的意見也是針鋒相對,有辱駡港人不愛國,不知趣的,也有力挺港人鬥爭到底的。我寫這篇文章的目的,也是希望香港人可以瞭解一個大陸人的眼中是怎樣看著整件事情的,希望用理性的思考來安靜大家在這個躁動的互聯網異常發達的時代的不安分。這篇文章裡面很多的觀點是非常個人的,我只是希望可以抛磚引玉,非常期待聽聽各位看官的想法,絕無責備貶低之意,如有冒犯,敬請原諒。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其他. Bookmark the permalink.

4 則回應給 香港香港

  1. 范晓伟 說:

    你的大多数观点我都赞成。但有几点我想要和你分享:1、不论持什么样的观点的教科书,都可以成为教材,但关键是,政府无权强制令所有学校统一使用这个教材。2、人们需要自己去分辨对与错,这是每个人的权利与自由。但是把荒谬的东西写进教材,对世界观并未完全形成的孩子们进行误导,这是不可以接受的。正如你不能要求把“上帝创造世界”写进教材;你也不能把“上帝不存在”写进教材一样。社会和意识形态应当是多元化的,这是现代社会的基本标志之一。但是这个教科书有故以破坏多元性、试图在下一代港人中培育亲共思想。3、作为公民,永远不可以轻信政府。民众妥协,政府就得寸进尺。和政府一起成长,是不现实的。更何况,现在的香港政府不是民选政府,不具有相当的合法性;连特首也难以澄清曾经的中共地下党员的身份。你跟他讲妥协,是把他们看高了。4、这次香港人并不是反对国家,而是反对执政党。但是,由于一国两制本身就是左右手打架的怪胎,所以我认为这种制度矛盾是香港不稳定的主要因素。香港人有权担心被专制大陆同化。现在的抗议,就是这种担心和不安的表达。在中国专制制度不变的前提下,香港最佳的出路是寻求不受限状态的自治,甚至是独立。

  2. Jill 說:

    十幾年前的香港,和十幾年後的香港真的變很多!
    我們外地遊客會很欣喜現在說普通話到處通;
    但在那生活的朋友很痛心香港變的不像他們的家。
    怎樣可以互相尊重呢?!
    至少從我自身做起,要從新(心)愛與接納我所認識的香港,並為他們禱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