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发]金天明是你什么人?


各位因真理得自由的神的儿女,平安。

       我们亲爱的兄弟,主所爱的仆人,北京守望教会的金天明牧师,在家中被软禁,已经21个月了。
       我探望过天明两次。2011年那一次,看守的便衣、城管和不知身份的人,就堵在他家门口,两张行军床,三班倒睡觉。有点像中国古代社会上门撒泼的人。换言之,不像政府在对付公民,倒像流氓在对付政府。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天明牧师的家,其实是一座大使馆。一位天国的大使,被地上的掌权者堵在里面。这幅画面,和耶稣与彼拉多之间那场对话是很相似的。基督说,“我的国不属这世界”。而彼拉多认为,堵住了人,就堵住了神的国。杀死耶稣,就杀死了福音。

 

       然而,福音的奥秘就是,当刀剑砍向教会时,教会就复兴了。当人的身体被堵住,人的心就如鹰高飞,越过了低矮的屋檐。福音是在世界的仇恨和罪恶中成长的。神国的柔弱,是在人国的高压下变为刚强。
       世界的原则,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不撞南墙头不回。所以世界不明白这个道理。所以耶稣说,“就是有一个从死里复活的,他们也是不听劝”(路16:31)。但是亲爱的弟兄姊妹,愿你们都明白、都信靠、都佩服这个十字架的道理。就如保罗赞叹说,“这话是可信的,是十分可佩服的”(提前1:15)。
       如果你一旦从受苦中,看见福音的伟大,你就会去掉悲愤、苦毒和低沉,你会真心认为,不是天明牧师可怜,是那些和天明牧师一家隔墙同居了21个月的人可怜。天明被关在里面,他们被关在外面。若无圣灵的大能,和一位牧师住一年,也不会成为基督徒。
       这幅画面,就是世界和教会的关系。你关我一辈子,我也不会成为和你一样的人。但你关我一辈子,你就不是你了。换言之,21个月过去了,天明更加知道自己是谁。而那些软禁和看守他的人,更加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什么是历史的真相呢?就是教会在受逼迫中,就越来越像教会。而政府在对教会的逼迫中,却越来越不像政府。
       天明被软禁21个月,主的教会已经因他的服侍得了益处。但世界还没有得着福音的好处。这样看来,是教会在受苦吗?不!是世界在受苦。
       那一次,他们不让我进门。我隔着人墙,向天明牧师和恩平师母问安。临走,把一本牧函集《灵魂总动员》,从他们头上扔了过去。灵魂就是这样被动员的。所以,不只是我探望他们,也是他们在探望我。两年来,他们足不出户,就探望了整个中国家庭教会。如果你还没有被他们探望过,愿你为他们祷告。因神的道不会被捆锁,但他们却为此被捆锁。
       同年,一位良心犯被抓了,有个朋友帮他的子女读书。向一位校长说,你一定要帮我这个忙。那位校长问,他是你什么人?这位朋友想了想,说,“我这么给你说吧,他在替我坐牢”。
       看哪,这只是世俗朋友的义气,已令人荡气回肠。亲爱的秋雨之福教会的会友,请让我也这样问你们每一位:“金天明是你什么人?”
       张弟兄,李姊妹,你会这样回答吗,“他是神的仆人,他是我的兄弟,他正在替我坐牢。”
       2012年,我第二次去北京探望,他们搬了家。我进去了,坐了大约半小时,谈话时,门不准关上。后来警察推门进来,问,你是不是从成都来的?赶紧走,我们遭批评了。
       那一天,天明问我,秋雨之福教会如何了。我忽然想起一句中国的老话,叫“托你的福”。我们还好,我们聚会很平安,不但因着主基督的掌管和眷顾,也的确是“托了守望教会的福”。我说,主定意藉着你们的受压,将祝福赐给我们。因为主要我们打不同的仗,守不同的山头。没有你们这两年的坚持,我们的会堂在成都也长久不了。
       亲爱的弟兄姊妹,这就是我想告诉你们的。我们和守望教会同气连枝。没有守望,就没有秋雨之福。没有天明,就没有王怡。为什么我们同走公开化道路,却是他们受苦,而不是我们?因为他们在北京,我们在成都。在一场大复兴来临之前,上帝拣选了他们,把自己所爱的儿女放进这个邪恶帝国的心脏。为什么是天明、而不是王怡被关在家里?因为是天明、而不是王怡,被上帝差遣到这个帝国的中心,去服侍主的教会。
       今天的北京教会,需要这一代的王明道。今天的中国家庭教会,需要新一代的、走过十字架道路的属灵领袖。上帝拣选了守望教会,也拣选了天明牧师。正如余杰弟兄所说,刘晓波获奖,意味着中国有了自己的、在监狱中的曼德拉。然而,中国还需要自己的图图主教。如果上帝要在这个道德沦丧的社会,复兴基督的福音。上帝必定要在祂的教会中,兴起属灵的道德力量。
       让我们继续为天明牧师和守望教会祷告吧。上帝验中了他们,上帝也必保守他们,煅炼他们如利剑,试炼他们如黄金。愿你们凡有机会去北京的人,可不可以代表众长老去探望天明牧师?
       若有人问,金天明是你什么人?我想一想,会这样回答,他是守望教会的牧师,也是秋雨之福教会的牧师;他是中国家庭教会的牧师,也是我的牧师;他在家里替我坐牢。
            和你们一起为守望教会祷告的王怡弟兄,2013年2月1日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其他.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