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K


A few lines from a journalist I admire in the soccer field who obviously was involved in the Tian an’men square event.

当我们相信自己已经对这个世界相当重要的时候,其实这个世界才刚刚开始准备原谅我们的幼稚。这句话送给所有年轻人,俺们也是这么走过来的。

都像我这么暮气沉沉也不好,年轻人是该冲一冲。年轻人要还不冲,这世界也就完了。只是要记住一点:别为主义而死,没有啥主义值得为之而死,因为你完全可能是错的。

其实现在想来,还真挺怀念当年的,黑特别黑,白特别白,泾渭分明,对错简单,世界好清爽。那个春夏之交,好像还和学妹轰轰烈烈谈了一场短暂的恋爱。今晚突然想起了她的名字,郭滔。现在呢?很多东西早已幻灭又幻灭,黑也不那么黑,白也不那么白。

my comments:

冲突一旦开始就没有赢家了。所以理性诉求。

民主是个好东西,但是要一步一步来,不然乱哄哄的民主可能还不如现在这样呢。经济,社会,法律,教育等层面要慢慢的跟着政治制度变化。清朝灭亡的时候国民党还一直搞民主的,但是其他层面跟不上,一样是失败。要温水煮青蛙,水到渠成的才是最好的。可怜这群学生,一腔热血,思想简单,不谙世事哎。

不会发到facebook之类的地方了,免得被口水淹没掉,不想跟谁争论什么,看paper去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其他.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