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e interesting facts about antibiotics


張貼在 其他 | 發表留言

逆天的相声贯口,从创世纪到最后的小诗


張貼在 其他 | 發表留言

主的恩典乃是一生之久


http://www.youtube.com/watch?v=81VH9SRIF4U

張貼在 其他 | 發表留言

1st Quote from Religious Affection


然而,多少人把情感随意浪费在别的事情上,于宗教却如此吝啬!在关于世俗利益的事情上,对于外在的欢乐、肤浅的享受、虚荣的名声、血亲关系等,他们如饥似渴,永不满足,趋之若鹜;对这些事情,他们的心温柔明智、感受敏锐、刻骨铭心、全神贯注;当世俗利益受到损害时,他们倍感愁苦;取得世俗成功时,他们欢喜雀跃。然而,人对另一个世界的事情却多么愚昧麻木!他们的情感何等呆滞!他们的心在这些事情上多么僵硬!他们的爱心冷淡,欲望消沉,热情低迷,不懂感恩。他们怎能安然坐听上帝在耶稣基督里的爱是何等长阔高深,甚至舍了自己的独生爱子,为人的罪献上自己为祭;无罪、圣洁、温柔的上帝羔羊那无与伦比的爱借着他的受难、他的血汗、他的痛哭、他的流血而表露无遗,而他忍受这一切都是为了救赎他的敌人脱离死亡和永火,带领他们进入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永恒喜乐和荣耀。他们如何能够听到这一切仍旧如此冷漠、阴沉、麻木、无动于衷?!如果我们的情感不用在这里,该用在哪里?

[美]乔纳森·爱德华兹 (2012-12-01). 宗教情感 (Kindle Locations 737-745).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Kindle Edition.

張貼在 天路历程 | 發表留言

A song called Hallelujah


張貼在 其他 | 發表留言

To HK


A few lines from a journalist I admire in the soccer field who obviously was involved in the Tian an’men square event.

当我们相信自己已经对这个世界相当重要的时候,其实这个世界才刚刚开始准备原谅我们的幼稚。这句话送给所有年轻人,俺们也是这么走过来的。

都像我这么暮气沉沉也不好,年轻人是该冲一冲。年轻人要还不冲,这世界也就完了。只是要记住一点:别为主义而死,没有啥主义值得为之而死,因为你完全可能是错的。

其实现在想来,还真挺怀念当年的,黑特别黑,白特别白,泾渭分明,对错简单,世界好清爽。那个春夏之交,好像还和学妹轰轰烈烈谈了一场短暂的恋爱。今晚突然想起了她的名字,郭滔。现在呢?很多东西早已幻灭又幻灭,黑也不那么黑,白也不那么白。

my comments:

冲突一旦开始就没有赢家了。所以理性诉求。

民主是个好东西,但是要一步一步来,不然乱哄哄的民主可能还不如现在这样呢。经济,社会,法律,教育等层面要慢慢的跟着政治制度变化。清朝灭亡的时候国民党还一直搞民主的,但是其他层面跟不上,一样是失败。要温水煮青蛙,水到渠成的才是最好的。可怜这群学生,一腔热血,思想简单,不谙世事哎。

不会发到facebook之类的地方了,免得被口水淹没掉,不想跟谁争论什么,看paper去了。

張貼在 其他

http://www.yankeefoliage.com/live-fall-foliage-map/embed_map.php?zoomlevel=8&centreLatitude=41.99216023337635&centreLongitude=-73.60822677612305

鏈結 | Posted on by | 發表留言